离婚协议书
当前位置:婚姻法网 > 婚姻案例 > 房产案例 > 正文
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书面约定一方婚前房产为另一方所有的,应认定为赠与
作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17-11-15 15:13:08 浏览量:
分享到:

一、案情

干某与龚某某经协议后,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双方在办理协议离婚手续时约定,干某婚前个人所有的一套房屋归龚某某所有。离婚后不久,因干某拒绝协助办理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龚某某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涉案争议房屋归其所有。干某应诉后辩称,当初是为逃避债务与原告协商假离婚,约定将其个人婚前财产转归女方不是自己真实意思表示,不同意房屋所有转归龚某某所有。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双方离婚时关于干某婚前个人财产归龚某某所有的约定,符合我国《婚姻法》第十九条关于夫妻约定财产所有制的规定,判决涉案争议房屋归龚某某所有。干某不服一审判决,以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认定双方离婚时关于涉案争议房屋归属约定的性质为赠与合同关系,干某在一审时就表示拒绝过户,现明确表示依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撤销赠与,请二审法院判决驳回龚某某的诉讼请求。


二、问题的提出

实务中,对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离婚时)约定一方个人所有的财产归另一方或共有的,应如何认定双方关于财产权属转移约定的性质?是一种由婚姻法规定的财产所有权(物权)取得方式,还是该行为就是受我国《合同法》调整的赠与合同关系?


三、相关法律规定:

   《婚姻法》第十九条 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六条 婚前或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约定将一方所有的房产赠与另一方,赠与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撤销赠与,另一方请求判令继续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处理。

《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 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

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

法条文义解释:本条是对赠与人撤销权的规定。

本条赋予赠与人撤销权,赠与人在赠与合同撤销后,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

法律赋予赠与人撤销权的原因是赠与合同是一种单务、无偿行为。在赠与合同已经成立的情况下,也允许赠与人因某种事由撤销赠与,这也是赠与合同与其他有偿合同的显著区别。本法将赠与合同规定为诺成合同,加强了对受赠人的保护和对赠与人的约束。


四、意见

1、关于本案干某与龚某某在离婚时签订的干某婚前个人所有房产归龚某某所有的房屋权属转移协议的性质认定问题。

   转移协议的性质的认定,直接关系到本案如何适用的法律的问题。第一种观点(即一审法院的观点)认为,该协议性质应属于夫妻财产约定性质,故应适用《婚姻法》第十九条关于夫妻财产约定制度的规定;另一种观点(干某的上诉观点)认为,该协议属于夫妻间的赠与,应适《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六条及《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关于赠与的规定,认定为赠与合同性质,对龚某某主张的将还未办理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手续的涉案争议房屋所有权判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该协议应为系赠与合同性质,应按《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六条的规定指向,适用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的处理。


理由如下:物权法定原则,是我国《物权法》的基本原则之一。我国《婚姻法》虽以特别法的形式规定了三种夫妻财产约定的模式,即分别所有、共同共有和部分共同共有,但并不包括将一方所有的财产约定为另一方所有的财产权属转移情形划入这三种约定财产所有制模式之中,且也未对夫妻以书面协议取得财产行为的性质作出界定,任何人都不能违反《物权法》物权法定原则,在《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的夫妻约定财产所有制模式之,凭着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和解释另创一种物权模式。笔者认为,既然《婚姻法》第一十九条只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约定财产所有的取得方式和拥有财产的模式作出了规定,而未对夫妻以约定方式确定财产所有制模式的行为性质作出界定,除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合法所得财产,可依照《婚姻法》第一十九条规定以书面协议方式约定为夫妻分别所有、共同共有和部分共有的财产为外,该条另规定的夫妻一方将其个人婚前所有财产以书面约定方式转为另一方所有,或分别所有、共同共有和部分共有的行为,双方虽未在书面协议中明确表示是以赠与合同的方式约将其个人所有的财产转归另一方所有,因《婚姻法》第一十九条并未对约定转移财产行为性质作出界定,依照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的合同的规定,认定其协议性质为赔与合同关系也不会与《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相冲突,反而更有利于《婚姻法》第一十九条所确立的夫妻约定财产所有制的实现;也就是夫妻间以书面约定方式约定将一方个人所有的财产转归另一方所有的,双方虽未在书面协议中明示转移财产权属的行为是财产赠与,但也只能依照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的规定对这种夫妻间转移个人所有财产权属的行为认定为赠与合同性质。


笔者以为这也是最高人民法院专门作出《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六条规定的原因之一。既然对这类夫妻间以书面方式约定将一方个人所有的财产转归另一方所有的协议性质认定为符合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的赠与合同性质,那么本案涉案房屋所有权尚未转移前,即未办理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之前,作为赠与人的干某赠与房产的一方可以撤销赠与。《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6条规定,婚前或者婚姻关系当然有权依照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享有撤销赠与的权利。一审在已查明双方当事人是在协议离婚时,书面约定干某婚前个人所有的财产归龚某某所有事实的情况下,仍然依照我国《婚姻法》第一十九条的规定,直接判决涉案房屋归龚某某所有,显属适用法律错误的判决。


笔者以为,在实务中如何认定夫妻之间以书面协议方式约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合法财产以及夫妻个人财产的权利归属,是属于我国《婚姻法》第一十九条规定的夫妻财产约定所有制性质,还是属于夫妻之间的财产赠与行为,这需要在案件审理过种中查明财产的来源及初始权属,如若是婚前一方个人所有财产,婚后或离婚时约定归另一方所有,虽在协议中未明确是赠与财产,也应依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的规定,认定为赠与合同性质。(文|杨自强律师

手机网站
婚姻法网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