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协议书
当前位置:婚姻法网 > 特殊婚姻 > 军婚 > 正文
军人家庭暴力,如何判决?
作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15-12-03 16:09:07 浏览量:
分享到:

案情:

张兰(女)与刘志(男)1992年于江苏登记结婚。刘志1997年转业至上海工作,张兰也随之赴上海工作,双方均转至上海户口。1994年,双方育有一女刘芳,现年十一岁。2004年9月,张兰向上海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


原告张兰诉称:我与被告刘志原系同乡,自幼相识。1992年,经家人居间介绍,我与刘志(当时在解放军某部任正团级干部)在老家完婚,后随军住入部队营房。刘志待人外表随和,但在家里却脾气十分暴躁,一不如意就拿我撒气,对我非打即骂,经常吵得女儿哇哇大哭。有几次,因伤势严重,故不得不去医院就诊。因考虑女儿年纪尚小,故一直没有提出离婚。现已忍无可忍,再维持这一段血和泪浇铸的婚姻对原告来说只能是死路一条,故起诉至贵院,请求法院支持判决离婚。


被告刘志辩称:我与原告张兰自幼相识,自小青梅竹马,相处和谐。1992年登记结婚后,为避免分居,被告积极争取和办理原告的随军手续。原告随军后,被告又托人为原告落实工作,最后在原军队三产公司做财务人员,工作轻松又体面。由于原告为非文职军官,平时工作较忙,有时在处理事情上没有耐心,动作粗暴,但转业后脾气大为改观。原告起诉前一段时间因家庭琐事双方发生口角时,被告无心伤原告摔倒造成轻微脑震荡属实,但并非被告故意造成,被告面部、手臂处也有多处抓伤,头部也有被钝击伤痕,双方的伤势都是一时之气时无意造成。现被告已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希望法院给予一次改过的机会。


原告张兰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

1、上海市浦东新区某医院提交的验伤单二份,时间分别是2004年3月7日和8月21日。验伤结论分别为:1、软组织挫伤;2、轻微脑震荡。

2、证人刘某证言,证明证人目睹被告曾殴打原告。


被告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

1、原、被告结婚前自1987年至1992年的书信往来,证明夫妻婚姻基础较好;

2、某部军官证人化某的证言,证明被告为夫妻团聚作出了较大努力;

3、被告2004年8月21日的就诊记录,证明该日被告因多处挫伤就诊,被告称伤势因与原告互殴所致。


审理结果: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被告自幼相识,感情基础尚好。婚后由于家庭琐事时常发生矛盾,但双方无实质性分歧。现被告已表示对待原告态度粗暴,有悔改的意愿,本着夫妻应互敬互谅的原则,原告也应予以珍惜。原告诉称被告家庭暴力,从原告举证的伤势及情节来看,因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故判令对原告诉求不予支持。

手机网站
婚姻法网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