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协议书
当前位置:婚姻法网 > 婚姻案例 > 其他案例 > 正文
妻子因病向丈夫索要扶养费获法院支持
作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16-02-15 21:32:24 浏览量:
分享到:

2012年小会和阿鑫经人介绍相识并相恋,二人于2013年5月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同年7月小会发现自己怀孕。产检过程中,小会被医院确诊为“侵蚀性葡萄胎”,因病情紧急需要尽快进行清宫手术。而此时阿鑫却以自己没钱给医院交押金为由抛下小会,独自离开医院,从此对小会不管不问,小会只好找家人朋友借钱筹集手术费。两次清宫手术后,小会已经欠下3万余元外债,且术后还需要进行长达两年的定期化疗。而如今,因病丢了商场导购工作的小会没有了经济来源,无法独自负担后期治疗所需高昂的医药费用。小会无奈将自己的丈夫阿鑫起诉至法院,要求阿鑫每月支付给自己扶养费600元,直到两年后自己不需要化疗并且可以工作为止;并偿还自己因治病欠下的3万元外债。



阿鑫应诉后答辩称:妻子小会患上“侵蚀性葡萄胎”是其自身体质原因造成的,与自己无关;他认为夫妻之间的扶养义务是相对的,婚后小会基本不回家居住,属于对自己未尽扶助义务,因此不同意小会要求自己支付扶养费的诉求;另外自己没有固定工作,一直靠在外打临时工维持生活,所以没能力负担小会每月的扶养费;对于妻子生病住院期间产生的3万元债务,因为妻子借钱时没跟自己商量,因此自己对借款的真实性和借款数目皆不认可,不同意偿还。



法院查明,小会患有疾病的事实无可辩驳,有医院诊断证明和手术病案为证;小会在今后两年仍需要定期做化疗的事实以及花费情况也有医嘱证明、病案本、入院通知书以及北京市住院收费单据予以证明;小会所在单位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有单位出具的解约证明在案予以佐证。阿鑫对自己的答辩意见未提供任何证据。



法院审理后认为:阿鑫和小会系合法登记的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夫妻之间有相互扶养的义务。因此妻子小会患病未痊愈且丧失劳动能力属于需要扶养的一方,可以依法向丈夫阿鑫主张扶养费,用于支付后两年化疗产生的医药费和维持基本生活。对小会的这项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而小会因两次手术产生的3万元债务应属夫妻共同债务,可在债权人主张权利时另行处理,不宜在扶养费纠纷中一并解决,因此驳回小会该项诉讼请求。目前本案已进入执行阶段。



律师讲法:


我国《婚姻法》第二十条明确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付给扶养费的权利。” 夫妻间的扶养义务是法定的,具有法律强制性,它是基于婚姻家庭关系的责任而产生的法律行为,这种扶养关系,是保持婚姻家庭的和睦平等的基本要求,有利于增进夫妻间的情感,有利于夫妻间的正常生活,有助于加强夫妻间在物质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慰籍,促进社会的稳定。



审理扶养费纠纷的重点在于审查要求给付扶养费的一方是否满足“需要扶养”的条件,只有真正满足“需要扶养”的当事人才能行使要求对方给付扶养费的请求权。“需要”二字在审判实践中可以做多重解释。结合本案,根据小会的年龄、身体状况和收入情况可以认为小会至少在两年内是“需要扶养”的一方,因此丈夫阿鑫应该履行扶养义务向小会支付扶养费。



当今社会,有很多家庭生活中的弱者不知道如何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更加纵容了配偶对自己权利的肆意侵犯。法官希望通过上述案例让更多人知道如何利用法律武器在婚姻生活中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来源:北京法院网

手机网站
婚姻法网手机网站